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979,火热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20:19   编辑:本站

979,火热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回到卧室,撩开空调被上床。 卧室门并没有反锁,以防万一马丽婷过来敲他的门。

他有预感,马丽婷那小妖精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今天晚上特意为她制造出来的机会。

王勃本来对此还极其向往的,兴致勃勃,久别胜新婚,准备好好的体验一番这小妖精在床上的那种媚劲和多情,然而,刚才和他表姐在客厅的一席对话,却让他高涨的兴致一下子失去了大半。 是啊,像他表姐离开时说的,不论他自己有多么的不在乎,多么的“不要脸”,但人是社会性的动物,总得考虑身边人的感受,尤其是双方的父母。 他这边还好,社会环境对男人总是要宽容一些,如果程文瑾,或者孙丽的父母得知他们的女儿要跟其他女人一起共同分享一个男人,当别人的情/人、二/nai,甚至N奶,这让做父母的情何以堪?有什么面目面对身边的亲朋好友,父老乡亲?这还只是梁娅、孙丽在众人面前曝光的情况下,就已经开始让他焦头烂额,要是周围的人知道他不只脚踏两船,而早已是四五六七船……王勃打了个寒颤,心下骇然,只感觉自己完全是一个头两个大,越想越恐惧,越想越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收场!“如果死后有地狱,我怕是会被打入十八层吧?”黑暗中,王勃仰头望着看不见的天花板,喃喃低语。 但事已至此,他却是已经回不了头了,身边的女孩们也回不了头了。

他已经没办法对某个女孩一心一意,从一而终,且背负了太多的情债,责任和枷锁,唯有戮力以行,好好的待身边这些优秀,懂事,对他巴心巴肝,情根深种的女孩们,尽其所能,在物质上,精神上,乃至包括rou/体上,对她们进行满足和补偿。

然而从现实状况而言,有些东西,哪怕他竭尽全力,不眠不休,也注定无法全部满足她们,或者经常性的满足,比如男/欢/女/爱。

所以,这些跟着他的女孩们,如果不背叛他,迟早会面对来自于身体方面的煎熬,和经常独守空房的现实。

现在身边的女孩们大多还年轻,不是在读书就是在努力的工作,对那种事情还不是很想,至少不像他一样已经上瘾,几天不做,就憋得慌。 但是当她们二十几岁,三十几岁,乃至四十几岁的时候呢?每当想到几年十几年后的情景,他就是一阵头疼,并从身心深处泛起一股无力感。

这也是他自己最感觉无能为力,以后最可能对不起,亏欠女孩们的地方。

也是基于此,只要有机会,他都会使出浑身解数,想方设法的好好“伺候”女孩们一番,尽一个男友的责任和本分。 就像今天晚上他找借口把梁娅和钟嘉慧支走,与其说他自己想和马丽婷翻云覆雨,不如说更多的是为了尽一尽男友的责任。

他从今天马丽婷看他的目光中解读出了这一信息:她想他了,深深的。 ———————————————————————————就在王勃东想西想,为几年,十几年后的事情发愁的时候,卧室门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声。

一个黑影飞快闪入。 卧室门旋即被关上,并发出一声“咔嚓”的反锁声。

然后,这黑影匆匆的朝床边走来,很快,王勃的怀中便多了一团凹凸有致的火热。

“子安,人家好想你。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王勃的耳边响起,随即,他的嘴巴便被两片温软给封住了,一条泥鳅一样的灵活之物在他的牙关处一撬,主动的度了进来。 轰——王勃的脑海一炸,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什么忧愁,什么歉疚统统不翼而飞,被抛出脑后。

王勃双手在压在自己身上的凹凸上来回索取一番,而后双手一抱,一个用力,两人便换了个姿势,由女上男下变成了男上女下。

王勃将双手插入马丽婷一头带着香气的浓密的黑发中,捧着她的脸,和女孩恣意的亲吻起来。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未来的烦恼想再多也没用,还是先把握现在,把投怀送抱的美娇/娃伺候舒服了再想其他的吧。

————————————————————————黎君华回到自己的卧室,关灯上床,一时半会儿,却是毫无睡意,头脑中一直在回想着前不久和王勃之前的交谈。

自己的表弟,竟然脚踏两船?!而且最令人吃惊的是,梁娅在明知他未跟孙丽分手,以后也不太可能分手的情况下竟然甘愿和另外一个女生共享一个男生,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啊!自己那表弟脚踏两船的本事她其实早已经见识过了。

比如她的闺蜜董贞,便是在明知对方有女朋友的时候和对方勾搭上的。 但是董贞的情况和梁娅的情况又完全不同。 董贞和王勃,那是董贞主动深更半夜去敲王勃的门,和王勃谈心,然后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莫名其妙的就搞上了。

两人与其说是男女朋友,不如说的xing/伴侣。 两人自始至终在其他人面前,都没显露过两人的关系。

而且在王勃中学毕业后,他们那种见不得光的关系也断了。 所以,两人的关系只能算是一段孽缘,“迫不得已”而为之,而且还提前规定了结束的时间。

但梁娅就不一样了。

这两人可是明目张胆的走在一起了啊!“也不怕周围人的闲话!”侧身躺着的黎君华小声的啐了一句,“勃勃那小鬼也是,有了孙丽,和董贞也耍了一年半了,两人在一起干那种事也不知道干到了多少次,从董贞经常的满面红光就能感觉得出,对女人再好奇,再想那种事,也应该满足了呀?难道是因为一个人在双庆,董贞没了,孙丽也去了北京,然后就……就寂寞难耐,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很有可能!听说男生在那方面的定力一向是很差的。

梁娅又是一个清纯貌美的大美女,两人朝夕相处,旧情复发,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说来,刚才那小鬼说什么可怜小娅,舍不得见梁娅伤心难过的借口,怕是不大可信,至少不能全信!“好小子,竟然给我演戏!看我明天不收拾你!”黎君华皱了皱鼻子,一脸的忿忿,感觉自己刚才似乎被王勃的眼泪给欺骗了。

黎君华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各种心事,越想越睡不着。 不久之后,感觉有些口渴,便翻身爬起,打算去客厅的饮水机倒杯温水来喝。

她也没开灯,直接摸黑开门。 在客厅用纸杯一连喝了两杯水,这才感觉好了不少。 黎君华把纸杯扔进垃圾桶,按原路返回,准备上床睡觉。 她睡的卧室在最里面,沿途要经过王勃和马丽婷的房间。

经过王勃房间的时候,黎君华突然想听听王勃到底睡着了没有,没睡的话,自己或许还可以跟那小子再畅聊一番,好好审问审问——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竟然演戏演到自己头上了。

黎君华蹑手蹑脚的走到王勃的门口,然而,还没容她将自己的耳朵贴到对方的寝室门上窃听,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隆重感谢“承帆破浪,起点读书iOS”老弟17000起点币的重赏!老瞎感激不尽!感谢“书友20170120050231758”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魔法门wog,火箭人也修仙两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