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陈独秀:永远的“新青年”

时间:2019-07-10 20:21   编辑:本站

陈独秀:永远的“新青年”

  二  记得马祥林、徐焰在《北京青年报》发表的《陈独秀:五四运动总司令》中这样写道:一代宗师,仲甫先生;科学民主,二旗高擎。

南陈北李,建党丰功;晚年颓唐,浩叹由衷。 昔毛泽东“七大”评价,功过分明。 “五四运动总司令”、“创造了党”,两语千钧,可为墓铭。

  在怀宁走马观花一圈,寻问了几个路人,寻寻觅觅找到了陈独秀墓——原来是位于安庆市北郊,十里铺乡的叶家冲。 在这长江北岸、大龙山麓的陈独秀墓,我看到墓碑上镌刻的是选自古代书法家欧阳询字体的七个镏金大字:陈独秀先生之墓。   陈独秀的新墓建成于新世纪初的二〇〇一年,高四米、直径七米的半球形墓冢以华贵的汉白玉贴面,墓台地面镶嵌斧剁花岗岩,四周为富丽的汉白玉雕栏,新立的黑色花岗岩墓碑高二点四米。 ——这样豪华的墓园,与陈独秀清贫、孤寂的生命,形成的强烈反差,令人深深感叹。

陈独秀完全应该得到这样的厚葬,只是来得太迟了。

后来我从媒体上看到,安庆投入巨资于二〇〇八年建成了规模宏大的独秀园。 独秀园是一处集纪念、教育、生态、旅游、研究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大型人文景观。

生前身后毁誉参半的风云人物陈独秀,在家乡安庆得到了无上荣耀的归宿。   近代中国历史的风云人物陈独秀,雪藏在冰冷的深渊中太久了,在今天终于散发出应有的、灼人的温度。

  书生意气的陈独秀曾经傲立于历史潮流之巅,在风云激荡的现代中国,“新青年”陈独秀高举科学与民主的大旗,是一个一呼百应的政治、文化领袖,产生过巨大的历史影响。

概览其生平事迹,教人不胜感慨。

  在五四运动时期,陈独秀写过一篇不足百字的短文《研究室与监狱》:  世界文明的发源地有二:一是科学研究室。 一是监狱。

我们青年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这才是人生最高尚优美的生活。

从这两处发生的文明,才是真文明,才是有生命有价值的文明。

  而在陈独秀的革命生涯中,四次被捕入狱。 而每次入狱,陈独秀始终坦然处之,在狱中思考问题,撰写著作。

一九三五年秋,刘海栗获准探望狱中的陈独秀时,陈独秀挥毫写了一副对联相赠:“行无愧作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

”以表壮志凌云之气节。

  陈独秀狂放不羁的个性还表现在他的情感生活上。

他的元配高晓岚是一个旧式女子,这桩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包办的婚姻,使青年陈独秀既无奈又痛恨,他在《恶俗篇》中对“不问青红皂白,硬将两不相识、毫无爱情的人,配为夫妇”的社会习俗痛加针贬,认为这样的恶俗“坑害了多少好儿好女”。

所以,当妻子的妹妹高君曼——一个新式潮女闯入他的生活后,他决意背叛婚姻,追求自由恋爱。 陈独秀的这场“不伦之恋”,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都是难以相容的,他索性带着高君曼私奔了。 姐夫与小姨子结成伉俪,在封建铁幕的晚清末期,可谓惊世骇俗,激起了轩然大波,而“新青年”陈独秀自是我行我素。 此是闲笔,言归正题。

  陈独秀在云诡波谲的政治舞台上,扮演了一个悲剧英雄的角色。

  一九二七年四月六日,中共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在北京遭到北洋军阀的逮捕而入狱。

四天之后的四月十一日,国民党领袖蒋介石发出了“清党”密令,翌日便爆发了屠杀共产党人的“四·一二”惨案。

第一次国共合作在白色恐怖中破裂。

四月二十八日,李大钊被处以绞刑,为共产主义信仰而英勇献身。

临刑前,李大钊从容演说道:“不能因为反动派今天绞死了我,就绞死了伟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中国必然得到光辉的胜利。

”  时任中共领袖的陈独秀在“四·一二”前后,因为共产国际的错误指导,思想右倾麻痹而对危机失察,事先没有任何准备,事后也没能采取断然应对的措施,造成了中共的巨大损失。 时年七月,成为共产国际错误路线替罪羊的陈独秀,离开了中共中央领导岗位而黯然隐居。

一九二九年,陈独秀接受了托派主义,在党内另建取消派组织,这与当时中共的政治思想、组织原则是水火难容的。 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中共一大至五大领袖的陈独秀,终于被开除了党籍。

一九三一年,陈独秀出任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常务委员会。   此后的陈独秀,成为了中共的反对派。

当然,他依然是一个伟大热忱的爱国者、一个满怀激情的民族主义者,还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所以,他自始至终又是一个国民党的反对派。

在中国的前途命运、抗日救国、民族独立等方面,陈独秀的主张与国民政府的方针是背道而驰的。 因此,国民党对陈独秀欲除之而后快,要给予“明正典刑”。

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五日,国民党以“危害民国罪”又把陈独秀投入了监狱。

当时,《世界日报》曾刊登了一幅漫画,并辅以文字解说:主人公是受尽皮肉之苦的陈独秀,共产党一拳把他打伤了,国民党两拳把他打昏了。

从中可见陈独秀在国共两党政治中的尴尬处境。   身陷囹圄的陈独秀再次成为国内外注目的焦点,各派人员、各方力量纷纷奔走,设法营救陈独秀。

连远在美国的世界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也被惊动了,时年十二月八日,他拍了份越洋电报给蒋介石,声称陈独秀是东方的文曲星,而不是扫帚星,更不是囚徒,请勿以政见歧异而加害。

  一九三三年四月十四日,国民政府的江苏高等法院在南京江宁地方法院第二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陈独秀案。

直到今天,当我再次聚焦于“陈独秀案”审讯,亦是心怀激越。 这是陈独秀人生历程中的精彩一页。

在庭审中,检察官起诉陈独秀的罪名是:“以危害民国为目的,集会组织团体,并以文字为叛国宣传。

”在四月十四日、四月十五日、四月二十日三次庭审中,陈独秀唇枪舌剑,慷慨陈词,激烈抗辩。 而著名的民国大律师章士钊出庭为陈独秀义辩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