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女护士196刀刺死闺蜜被判死缓,判轻了吗? 法律新闻 烟台新闻网 胶东在线 国家批准的重点新闻网站

时间:2019-08-11 13:34   编辑:本站

女护士196刀刺死闺蜜被判死缓,判轻了吗? 法律新闻 烟台新闻网 胶东在线 国家批准的重点新闻网站

  原标题:女护士196刀刺死闺蜜被判死缓,判轻了吗?  “我女儿被捅了196刀……凶手从酒店10楼一直追杀我女儿到2楼,情节太恶劣。

”  一桩发生于去年初的命案,因为量刑问题最近引发舆论关注。

家属质疑,凶手为何没有被判处死刑,而是判了死缓?  湖南省永州市某医院两名护士方琦(化名)、王芳(化名)曾是闺蜜,俩人甚至同吃同住多年。

但在方琦沉迷赌博之后,俩人多次经济纠纷导致关系破裂,方琦冲动之下将王芳杀害。

  当地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人方琦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对此王芳父亲表示不能接受。 在被媒体披露后,此案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热议。

甚至有网友质疑,“196刀,如此凶残,还死缓?”  7月25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份说明中表示,被告人方某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王芳的生命,作案手段残忍,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鉴于方某杀人系同性情感纠纷及经济纠纷引发,且方某具有法定的坦白从轻处罚等情节,对方某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惨案  2018年1月30日凌晨5点左右,永州市市中心一家豪华型酒店内,多名住在10楼的客人听到了王芳的惨叫声。   中国新闻周刊拿到的判决书显示,有证人目睹了王芳被杀害前的最后时刻。

“有女人喊救命,叫了有十来声。 ”10楼的客人刘文(化名)给警方的证言中说道。

他当时睡得迷糊,被吵醒后打开房门看到“一名女子从另一名女子背后环抱着,被抱着的女子好像没有什么意识”。   另一个房间的客人黄飞(化名)说,他听到喊救命的女子说“不行了,我要去医院”。

他打开房门,看见门口有两双拖鞋,地上、墙上有血。

黄飞赶紧打电话给前台让叫保安。

  王芳的尸体是在酒店2楼被发现的。

酒店的工作人员看到王芳仰面躺在二楼楼梯通道,“两只手朝上几乎断裂,左腰腹部刀伤很多,左脸有刀伤,肉都翻起了,脖子也有多处刀伤,人已经死了”。   调取监控录像后,警方很快锁定杀人凶手就是方琦。 当天下午,警方在距离酒店3公里处的地方将方琦抓获,方琦没有反抗。

  此后,法医尸检报告显示,王芳生前被人用锐器致双侧颈部、双手腕部血管断裂,因失血性休克、循环衰竭而死亡。   所谓“锐器”,是方琦携带的一把水果刀。

据方琦供述,当王芳发现那把刀之后,威胁要举报她。 俩人争执一番后,王芳突然跑出房间呼救,方琦一时慌张,便拿刀子胡乱地刺向王芳。   判决书显示,当天,方琦主动约王芳开房,目的是给王芳送化妆品。

既然如此,方琦为何要携带刀具?  对此,判决书中并没有体现。 甚至,无论是公诉机关还是被害人家属,均未指控凶手方琦预谋杀人。

但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被害人家属,对方琦携带刀具赴约的问题存疑。   往事  方琦和王芳年纪相仿。 方父称,王芳此前在方家吃住了几年。

直到2017年,方父意识到女儿和王芳的真实关系后,一度勒令她们分开,甚至把方琦打了一顿。

  方父称,女儿会陷入赌博赌债中,王芳是始作俑者。

当方琦输的钱越来越多后,方家甚至变卖了房子替她还赌债。

方琦自己也辩称,一开始,王芳不断给她吹耳旁风,说一种赌博游戏能挣钱,让方琦去“研究研究”。

  但俩人共同的朋友李婷(化名)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对此表示否认:“王芳自己从不赌博,而且看到方琦大金额赌钱时,还会制止她,怎么可能唆使?”李婷称,王芳给方琦的钱,一次性最大金额高达58万元,还有一次是14万元。   因为经济纠纷,俩人争执不断。

  2017年1月6日晚,方琦急于偿还他人钱款,约王芳到宾馆提出借钱,王芳担心其又是用于赌博,不愿意借钱。 方琦拿着水果刀威胁王芳转账两万元——这是方琦第一次持刀威胁王芳。 事后,王芳报警,方琦也因此进了看守所,但最终并没有被起诉。

  李婷称,方琦家里求王芳写了谅解书,方琦才免于司法起诉。 “方琦因此进了看守所,两人的关系也基本上破裂了。 ”  即便如此,王、方二人还时而联系。

另一方面,尽管家人、朋友为王芳辩称其无赌博恶习,甚至帮方琦还过大额赌债,王芳的经济情况也让人疑惑。

  根据判决书,2018年1月29日晚上,和王芳一起吃晚餐的朋友唐莉表示,王芳曾谎称要去自己家中睡觉,并让唐莉帮忙隐瞒父母和男友,“她说要找方琦写借条。 ”  唐莉的证词和方琦的供述得到了相互印证。 方琦说,当天晚上,王芳称投资失败,亏了8万元,要自己借钱给她。 方琦拒绝了,俩人再次因为过去的事情纠缠不清,吵架、打闹到凌晨。

其间,王芳翻方琦的包,发现了那把致命的水果刀。   判决  2018年12月24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宣判。 方琦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被害人王芳父母直接经济损失3万余元。

  今年1月25日,王芳的父亲向湖南省人民检察院递交了刑事申诉书,申诉理由为“量刑不当”。 被害人家属坚持,希望法律让凶手付出生命代价。   对于法院的判决,不少公众也表示不解。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师、从事犯罪心理学研究的张广宇认为,方琦是在王芳突然跑出去和呼救的情况下出现应激反应。

“方琦曾经用刀威逼过王某,其之前争吵时情绪化的语言导致了王芳的恐惧和逃跑。 而曾经用刀威胁转账被拘留的经历,加上王芳在争吵中的威胁,导致方琦对王芳的突然反应产生应激。 行凶过程中,方琦的动机不断恶化。 多达196刀的伤害,应该是受到之前矛盾和争吵情绪的影响。 ”  因此,不少律师从主观恶性分析,认为方琦属于临时起意杀人。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在司法实践中,死刑一般适用于预谋杀人,方琦这类受情绪影响、临时起意的杀人可判死缓。

  但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昊宸认为,主观恶性一般只作为酌定量刑情节。 此外,方琦携带刀具的动机仍是疑点,无法断定是“临时起意”而非“早有预谋”。 另一方面,“手段是关键,是否临时起意是次要的”。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方琦的犯罪程度使用了“手段残忍”一词,王昊宸解释道,可判死刑的犯罪事实,按程度分为手段残忍和手段特别残忍。   “一般认为,‘手段残忍’是指杀人时故意使得被害人限于超出一般死亡的痛苦中;‘特别残忍’则是使用常人无法接受的方式杀人。

”  “如果是‘特别残忍’,一般至少得法定从轻才可能判死缓。 ”王昊宸表示,本案中有酌定从轻情节,判为死缓的概率不小。

  最高人民法院于1999年10月27日公布的《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议纪要》中明确表述: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

  “本案中即是属于扩大解释后的‘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根据这一文件应当慎杀,酌定从轻。 所以从量刑来看,本案判决是正常的,但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实也并无不可——这也正是争议所在。 ”王昊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