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观宋填词66 人人尽知苏东坡 您可知苏小坡苏大坡苏西坡是何人?

时间:2019-07-15 23:01   编辑:本站

	观宋填词66 人人尽知苏东坡 您可知苏小坡苏大坡苏西坡是何人?

前言看过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后,很多人都对剧中的工会主席印象深刻,这是一位诗人,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郑西坡。 电视里的西坡先生是虚构人物,不过历史上真得有一位苏西坡。 他是元朝末期的翰林院编修,能诗善画,名叫苏大年,号西坡,人称苏学士。 但他好像和苏轼没有什么关系,当然和苏大强也没有什么关系。

另外还有一位听起来似乎很山寨的名字:苏小坡,却是《宋史》中记录货真价实的苏家血脉,宋朝王明清《挥麈后录》也有记录:苏过,字叔党,东坡先生季子也。

翰墨文章,能世其家。

士大夫以小坡目之。

一、苏小坡与苏大坡苏轼有三个儿子,长子苏迈,次子苏迨,小儿子就是苏过。

据说在四川眉州的三苏祠悬挂了一副对联:千载诗书城,坐修竹林中,尽饶佳士;四贤桑梓地,问斜川集后,谁嗣高文?下联的四贤就是三苏与苏过,能够和父辈相提并论,可见这个苏小坡一定有过人之处。

苏轼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儋州时,一直是苏过陪伴侍奉。

苏轼58岁在惠州时写过一篇短文,记录了自己和苏过游山的情形,《游白水书付过》:绍圣元年十月十二日,与幼子过游白水佛迹院。 浴于汤池,热甚,其源殆可熟物。

循山而东,少北,有悬水百仞。 山八九折,折处辄为潭,深者缒石五丈不得其所止。

雪溅雷怒,可喜可畏。 有巨人迹数十,所谓佛迹也。

暮归倒行,观山烧,火甚。

俯仰度数谷,至江,山月出,击汰中流,掬弄珠璧。

到家,二鼓,复与过饮酒,食余甘煮采。

顾影颓然,不复甚寐。 书以付过。

东坡翁。

宋徽宗时苏轼从海南儋州获大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也是苏过料理的后事。

苏过晚年隐居在颍昌,沿湖种竹数亩,名为小斜川,自号斜川居士。

五十二岁去世。

苏辙非常欣赏自己的这个小侄子:,其《思子台赋》、《飓风赋》早行于世。

时称为“小坡”,盖以轼为“大坡”也。

其叔辙每称过孝,以训宗族。

且言:“吾兄远居海上,惟成就此儿能文也。

《宋史·苏轼传》东坡的儿子是小坡,东坡当然就是大坡了。

小坡陪伴着大坡走完了人生最后的一段旅程,因此也受益良多。

所以苏辙感慨道,我这个哥哥被贬谪到天涯海角,却成就了我这个侄子的文采呀!二、苏小坡之才苏过诗文书画俱佳,枯木竹石被父亲苏轼与文可的画相提并论,苏轼还特意在苏过的一幅画上题过三首绝句,称“老可能为竹写真,小坡今与石传神”。

《题过所画枯木竹石三首》:老可能为竹写真,小坡今与石传神。

山僧自觉菩提长,心境都将付卧轮。 散木支离得自全,交柯蚴蟉欲相缠。

不须更说能鸣雁,要以空中得尽年。

倦看涩勒暗蛮村,乱棘孤藤束瘴根。 惟有长身六君子,依依犹得似淇园。 的画作至今在日本君台观有收藏,其书法石刻在定州天宁寺壁有遗迹。 其诗作传世较多,录入一首。 在颍昌苏过曾经与叔父苏辙唱和,《次韵叔父咏竹二首其一》江湖犹在眼,水竹角幽寻。 故买比邻宅,期分数亩阴。

影侵书帙乱,色映绿苔侵。

肃杀秋将至,霜馀出茂林。

苏辙原诗为《咏竹二首其一》湖滨宜草木,修竹可三寻。

廛居多野思,移种近墙阴。

及尔迷未醒,方予热正侵。 无嫌不逮本,地薄肯成林。 曾经有朋友问,次韵时,同一个韵脚但是不同含义可以吗?这两首就是次韵诗,第二句的“寻”意义不同。

苏过诗中的“寻”是动词寻找之意;苏辙的“寻”是古代长度单位,八尺为寻。

可见,同一个字作韵脚,同音不同意是可以的。 但是也有不能用的情况,后面会说到。

三、苏小坡的代表词作《点绛唇》我看的这本《宋词鉴赏辞典》中,苏过仅仅入选了一首词,《点绛唇》:新月娟娟,夜寒江静山衔斗。

起来搔首,梅影横窗瘦。 好个霜天,闲却传杯手。 君知否,乱鸦啼后,归思浓如酒。

点绛唇是一首小令,短短41个字,略微难一点的是九句话押了七个韵脚。

开头两句五个意象,新月、夜、江、山、北斗星。

诗人夜坐,窗外月色明媚,月光下江水平静,远山似乎与北斗相接。

搔首并不仅仅是头皮痒痒,一般是指心中烦恼,例如杜甫《春望》中的“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虽有烦恼,但是下面描写了横斜瘦硬的梅影,似乎让我们感受到洁身自好、傲骨犹存的隐喻。

换头处:好个霜天,是前四句的总结和感叹。 此时此景,故朋好友,星移云散,闲下了传杯之手。

您知道吗?乱鸦的啼叫声中,思乡的情绪浓过杯中的酒。 这首词开头四句起兴写景,后抒情感慨,是一首用比兴手法的思乡之作。

乱鸦声中,隐隐有讥讽党争中的丑恶人物(苏轼乌台诗案差点被舒亶等人罗织罪名害死),霜天也似乎指当时政权夺利下的险恶环境。 四、苏小坡的《点绛唇》颇有争议但是这首词在《全宋词》中被认为是汪藻(字彦章)的作品。

关于作者的争议在宋朝就有了,阮阅《诗话总龟》认为这首词的作者是汪藻而非苏过:《古今词话》以古人好词世所共知者,易甲为乙称其所作,仍随其词牵合为说,殊无根蒂,皆不足信也。

如秦少游.......《八六子》“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者,《浣溪沙》“脚上鞋儿四寸罗”者,二词皆见《淮海集》。 乃以《八六子》为贺方回作,以《浣溪沙》为涪翁作。

汪彦章《点绛唇》“新月娟娟,夜寒江静山衔斗”者为苏叔党作,皆非也。 苏叔党,即苏过,《诗话总龟》说这首词是汪藻的作品。 宋朝曾慥《乐府雅词·拾遗·卷上·黄公度》也认为这是汪藻的作品,还记录了黄公度的一首次韵唱和之词:汪藻彦章出守泉南,移知宣城,内不自得,乃赋词云:“新月娟娟..........”公时在泉南签幕,依韵作此送之:嫩绿娇红,砌成别恨千千斗。

短亭回首,不是缘春瘦。

一曲阳关,杯送纤纤手。 还知否,凤池归后,无路陪尊酒。 曾慥说汪藻因调动工作,心中不太痛快,就写了一首词抒发其郁闷心情,黄公度送行时唱和了一首宽慰他。 这首次韵词的“斗”就不是北斗星了,成了表示容积的量词“斗”,一斗等于十升,十斗等于一石。

千千斗的离恨几乎要把人压垮了。

长亭或短亭,都是伤心送别之处,不是因春而瘦,而是因离情别愁而瘦。 阳关三叠是送别之歌,汪藻在北宋时就是翰林学士、兵部待郎兼侍讲,因此黄公度说回到凤凰池后,没人可以一起喝酒了。 凤池表示其地位的显贵,凤凰池是禁苑中池沼,常常借指中书省或宰相职位。 无论作者是谁,都是一种失意时的感慨,感慨中透露着一点不甘,最后释放的是浓浓的思乡之情。 结束语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古人诗词作者都有争议,例如《生查子》就有欧阳修和朱淑真之疑,岳飞《满江红》有人说是明人的伪作。

《全唐诗》中《题龙阳县青草湖》有人说是一首元人作品。 这首《点绛唇》的作者到底是谁其实也不重要,优秀的作品本身自有其魅力,读者未必一定要了解作者生平、时代背景、当时际遇等。 美食可餐,管什么厨子呢?晁补之曾评价秦观词曰: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结束时,次韵填一首《点绛唇》算是今天的作业:短棹孤蓬,江间波浪干牛斗,扣舷摇首,风凛寒山瘦。

客里云萍,袖此经纶手。 思量否,身前身后,万事一杯酒。

另需要强调的是,次韵诗词,韵脚同音不同义可以,但是不同音就不行了。 例如中箭读作zhòng箭,中间读作zhōng间,一个是仄韵,一个是平韵,这就不能用了,否则就不是次韵而是落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