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原创达人】南国雨景

时间:2019-06-09 16:32   编辑:本站

【原创达人】南国雨景

  只是骤然来得太突然,惊恐了一群秋冬的黄叶,错愕了一片无措的寒鸦,浸染了归途人的心。

枯树老鸦,秋雨缠绵,溢满了秋池。

只是,谁来共剪西窗烛?  寂寞吗,在这风雨里。 街边依然传来余音绕梁的吉他声,那个流浪汉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深深地,无法自拔。

纵然无家可归,却依然乐在其中人家笑他是疯子,他也不管不顾,他已经将整个生命置之度外,生命里只有自己。 人家往他衣服里塞钱,他说:我不是卖唱的。

  多么美妙啊。   前方可曾是温暖的归宿?漂泊何处是天涯?细思苦想,只得说它是无解题,太过惆怅。   那层层叠叠,叠叠层层的雨……  这雨该到何年,才能断得了这世间情啊?翠色欲流的山,流淌着赏心悦目的青黛色,虽静默在这蒙蒙烟雨中,却无法承载阻断迢迢思念的千古罪名。

一碧千里的水,或是已无力再律动,千年前那阳光折射出的波光粼粼,怕是已无力再律动,终于也载不动了那沉甸甸的蚱蜢舟!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萧瑟地等待,梦的身影却遥无归期。 那曲终人散人去楼空的寂寞,终于也尽数淋湿,酿成一壶酒,一饮而尽。

  夜不能寐。 伴随这雨,我怎能入眠?  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雨……高一:雷迅  这南国阴霾的天许是很久未曾哭泣过了。

  这南疆的土地上,那些漂泊天涯的异乡游子、那些孤苦无依的人儿,远行在风雨里。

红尘滚滚,剪断多少尘封的千秋大梦;而光阴匆匆,又是要冰封多少满腔热血,直至支离破碎?纵使曾经年少痴狂,总想仗剑行天涯,也只能在岁月中熬成白发枯灯。

一樽一泪终看穿,纵使绝世倾城也只得在这南国雨中望眼欲穿。

或与青灯古佛为伴,自此与世隔绝,亦与这纷扰红尘再无瓜葛。   寂寞吗,在这风雨里。 一个昔日的名媛歌星漫无目的地淋在雨里。 她的脸上镌刻着深深的皱纹,一丝一毫都是那岁月的痕迹。

当年,她拥有惊艳时光的花容月貌。 当年,她拥有娓娓动听的美妙歌喉,可是好景不长,她被雪藏,身体变得佝偻,面孔变的沧桑,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嗫嚅,早已人老珠黄,再也不是从前的模样。

  雾里看花的,是那孤寂的前方。   不必说秦淮河的灯影,富春江的柔波,也不必说白娘子的断桥残雪,唐伯虎的点点桃花。 这徽州的牌坊,周庄的乌篷船,岭南僻野的石峰,成都静伫的茶馆,哪一物不是在这雨中沉寂,哪一物不是在诉说着这翩跹时光,流淌着荡气回肠?深闺思妇惆怅的眼眸中,看到的是一片肆无忌惮蚕食着时光的雨;青石小巷深深的苔痕上,触碰的是温婉轻柔的雨在缠绵。 打湿千古文人才子随风飘扬的衣衫的,迷蒙了嘚嘚马蹄声下匆匆过客朦胧的双眼的,轻抚忧愁少女身下清澈裙裾的,沉醉在世间所有归途旅人眼前的,无非是它……  都已沉醉,都已安眠,流连忘返,留于心上。

转眼数十载,数千载!却也未醒来!  渺茫的古韵朦胧地扎根在心头。 车如流水马如龙只是烟尘中的幻象,天马行空;寒雨连江夜入吴只是梦境中的温柔乡,虚情假意。 但,南国的雨却如疯了一般地,缠缠绵绵,浸碎多少人的年华多少人的心,这难道不是一场历史之雨吗?  圈圈涟漪层层漫开去,仿佛永不休止,千年的雨打湿我眼睛,萦绕在心头,无法抹去。   北大附中高一明德书院雷迅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