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就有点尴尬了(四更)司礼监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2 18:59   编辑:本站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就有点尴尬了(四更)司礼监最新章节

三十多斤重的木枷套在脖子上,还要照衙役的吩咐笔直的站在那,头顶上还有大太阳,良臣比较痛苦。

然而,相比身体上的痛苦,一帮围观的吃瓜群众给良臣带来的精神伤害,却更厉害。

被一双双眼睛注视着的感觉,饶是良臣觉得自己脸皮已经厚的不行,这会,也想找条缝钻进去了。

倘若都是大老爷们,良臣也无所谓。

只是,人群中有小姑娘和小媳妇。 小孩子们伤自尊的童言更是让良臣只能用“童言无忌”来安慰自己。 努力了半天,他还是没法做到坦然面对人民群众的目光。 该死的衙役唯恐不够热闹,将锣鼓敲的“咣当”响,让那些原本只是路过的百姓也停下脚步,好奇的凑了过来看热闹。 菜市场砍头,衙门前示众,还有一个妇人骑木驴,可是吃瓜群众最爱看的三件事。

尤其是最后一桩,可惜,魏良臣是男的,要不然就有看头了。 被人指指点点真是不好受,边上差役们颠倒黑白,加油添醋的说辞更让良臣恨得想咬舌自尽。 他试图想冲人群解释什么,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最终,良臣只能沉默下来,因为,他终于感受到了立枷的滋味了。 脖子沉得要死,双腿也好像灌铅般往下坠。 良臣多么想坐在地上,哪怕依旧跟只猴子一样被百姓围观,总好过站着受苦。 只是,他想,人家不想。 每当良臣有屁股朝下的举动,总有一个眼明手快的衙役拿棍子给他一下,然后他就会迅速做出反应,跳一下,再接着站。

良臣心里那个恨啊,前世那么多穿越小说,没见哪个作者这么死里虐主角的,他敢这样写,那是找扑,是跟钱过不去啊。

轮到自己当主角了,就什么都变了。

真是以前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叫人家牛夫人,裤子一提就不认人了。

我他娘的,是魏忠贤的亲侄子啊!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骨日天,我跟你没完!)………良臣看到了他爹,挤在人群中,眼含泪花的看着自己。 魏进德根本不知道小儿子犯了这么大的事,昨天被撵出县衙后,他没有回乡,而是找了个桥洞住了一晚。 今天,他原是准备去求一位祖籍梨树村的士绅帮他向县尊说情,放他两个儿子出来。 可不曾想,那士绅不在家,府上人说是去接知府大人了。 魏进德可不敢去城门那里找人,因为他害怕县尊看到他来气,再牵怒两个儿子。

于是,他托人往村里报信,让女婿送点钱给他。

托人带信后,魏进德无处可去,便想到县衙这里等着,没想到,一来却看到小儿子被人套着个木枷立在那里示众。 父子连心,魏进德见不得小儿子吃苦,也不知道小儿子到底犯了哪条王法,县衙这么糟蹋他!他想冲上去问个明白,可却被衙役给拦住了。

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在那受罪,魏进德真是伤心透顶,老泪纵横,满是污迹的袖子都叫泪水打湿了。 “爹,我没事,你不要哭了。

”良臣不知道如何安慰他爹,只能努力做出一幅自己真没事的样子。

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脖子上的木枷总不会取下。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渐渐的有些站立不稳了。

“站好了,再敢晃,打断你狗腿!”昨天被魏良臣打了一拳的宋捕头拿着棍子出现在良臣面前,他朝一直看着良臣的两个衙役打了个眼色,那两个衙役嘿嘿一笑回了衙门。

“县尊判我枷两日,可没说打断我腿。

”良臣知道这捕头是来泄愤的,他都这地步了,也懒得再低三下气求对方不要折腾自己。

“我不打你,自有人会打你。 ”宋捕头冷冷一笑,不再说话。 良臣一凛,知道不妙,他抬头警惕的朝人群中看去,逐一扫视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庞。 宋捕头见了,嘿嘿一笑:“怎么,怕了?”良臣硬着头皮道:“我有什么好怕的。 真要出了事,县尊不会饶了你们。 ”他已隐约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宋捕头同情的看了眼良臣,微微摇头:“胡家人一时气愤,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关我们何事?”良臣轻咬下嘴唇,心里有些慌。 胡家人真要冲上来打断他腿,以他现在这模样,跑都跑不了。

“你小子要了人家胡三一只眼睛,人胡三要你一条腿,并不过份吧。

”宋捕头一大早就被胡家人围着,要他给个说法,这让他着实窝火。

但这件事却是因他而起,若不是他朝牢里打招呼,要胡三好生收拾魏良臣,又哪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人劝走,但胡家人要打断魏良臣的腿,他却是没法拦着,相反还得配合。 “听起来,是不过份。

”良臣眉头先是一皱,然后却舒缓下来,竟然笑了起来。 宋捕头一愣:“你还笑得出来?”“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左右都是打断腿,我不笑,难道还要哭不成?”“你小子有种,不过等会,你可别哭爹喊娘!”宋捕头冷哼一声,回头看了眼,抬脚走到了一边,距离良臣所在大概四尺来远。 良臣知道,对方这是要给胡家人留出报仇的机会。 视线中,维持秩序的几个差役也悄悄的往两边退去。

人群中,有几个青年沉着脸缓缓向前靠近。 眼看那几个青年就要走到人群最前面时,良臣忽的朝百姓喊道:“各位乡亲,请听我魏良臣一言!...小子今被人陷害,以致身陷囚笼,但我相信,老天爷终会还我公道。

哪怕我被歹人打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围观百姓被魏良臣这番话说的一愣:怎么,还有冤情不成?魏进德听了小儿子这话,更是泪流满面。

臭小子,多事!宋捕头暗骂一声,朝那几个青年为首之人打个眼色,示意他们赶紧动手,要不然怕有麻烦。

那帮青年会意,从怀中、袖中、背后摸出铁棒在手,就要冲上前。 良臣知道躲不过去了,闭上眼睛,仰天长叹,疾声说道:“大笑大笑还大笑,刀砍东风,与我何有哉!”言毕,人群后方却一阵骚动,那几个青年一愣,慌忙将铁棒收好,不动声色的退回人群之中。 宋捕头看到来人,吓得也赶紧退到一边,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十数名官差将围观百姓分开,沧州知府陈伦在肃宁知县颜良的陪伴下走到魏良臣的面前。 “这,就是魏良臣?”陈伦一脸困惑,顶着木枷的魏良臣也是发愣。

颜良吱唔几声,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他便是魏良臣。

”“喔…”陈伦搓了搓手,事情,有点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