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第一百二十章 庄门相会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13:23   编辑:本站

第一百二十章 庄门相会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那个青衫弟子哈哈大笑道:“笑话。

在我们苍穹派面前,幽谷派不是旁门小派,那还有谁是?难道丐帮、少林、平山、悠云等门派才是?”章应闲此时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诚然,在他看来,幽谷派承接的是隋唐盛世遗留下来的绝世武功,只因世道混乱,人心不古,这些武功才孤独地隐藏于幽寂谷中。

幽谷派弟子每每研习这些功夫,心中都想着有朝一日可以使它们重现于江湖。

故而,世间之人对这些绝世武功惘然不知,更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门派叫“幽谷派”。 那个青衫弟子见章应闲默不作声,以为他心中自知理亏,于是说道:“这位少侠,看你衣冠举止,也算是江湖上的正派人士。 参加武林大会的各路豪杰今日辰时就已经到齐。 师父逍散真人有令在先,不让其他人参加。

我们不敢违抗,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我是被我们师兄看到,那可不好办了。 ”他话音刚落,身后的其他青衫弟子都随声附和。

向天抒无奈地望了章应闲一眼,小声说道:“章大哥,我看算了。 既然人家话已说明,我们再要硬闯就不对了。

”章应闲想起乐异扬和匡师弟二人,忽然眼前一亮,问道:“好小子,没想到你们年龄虽小,却玩起说谎话的把戏。 你们口口声声说不让其他人参加,为何又让我那师弟进去了?”那个青衫弟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道:“这位少侠说笑了,我们未曾见过你的师弟。

”突然定下来,惊慌失措地望了门口,喃喃地说道:“不好,难道他们曾我们不留意,混在人群里溜进去。 好大的胆子,若是被师父发现,绝不会放过他们。 ”章应闲与向天抒对视一眼,哈哈大笑道:“有趣!没想到乐兄弟和我那匡师弟已经悄悄进去了,你们居然一无所知,真是可悲啊!”他望着那些青衫弟子乱作一团,正得意的看着热闹,突然听到身后马儿嘶鸣的声音,众人朝他身后望去,发现又有两个少年朝门口走来。 这些青衫弟子立即拔出长剑,虚步待发。 章应闲与向天抒转身一看,顿时心中一怔,不约而同地挺直了身子。

乐异扬早就将众人所言记在心里,待到走近,说道:“章兄弟,我比你们还晚到,怎会偷偷混进去。

再说,我就算要进去,也是光明正大地进去。 ”章应闲哑然失声,对刚才的戏言羞愧不已,却见乐异扬又与向天抒打了招呼,两人互道了姓名,才明白他们两人之前已经相识。 自从章应闲离开幽寂谷,匡未僵已有一月余未见到他,这时师兄弟在苍穹山庄,两人都是惊喜交加。

一阵寒暄之后,章应闲撇下师弟,上前对乐异扬说道:“乐公子,我已经替你吃了闭门羹,既然别人不欢迎我们,我们还是到别处叙旧吧。

”乐异扬瞟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却对那些青衫说道:“各位小兄弟,麻烦你们通融一声,说晋国乐异扬应王重瀚之邀,现已在苍穹山庄大门恭候。

”那些青衫弟子脸色微惊,旋即又恢复之前的颜色,心平气和的说道:“这些少侠,你认识我们师兄?你先等等,我这就进去通报。 ”章应闲、向天抒见此情景,愈发对乐异扬捉摸不透。

匡未僵一路相随,个中缘由自是一清二楚。 章应闲此时已猜出几分,于是轻声叫他过去问明情况。

匡未僵不敢有丝毫隐瞒,将那日在藏龙客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章应闲听后,不再说话,心中却嘀咕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何况还隔了这么久,乐异扬的武功已是突飞猛进。 难道偷盗《元和秘笈》的人竟会是他?不对,那几日他明明中了箭毒不省人事,肯定不是他所为。 正如匡师弟刚才所言,他所使的武功中,竟无半点幽谷派弟子平素所习的痕迹。

”他又想起那日在房中打扰葛岷山运功被责骂一事,心中是又妒又狠,心想:“师父真偏心,竟然将十年功力传于他,难怪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有所突破。 ”乐异扬站在一边,无暇顾及章应闲等人,自然不知他心中所想,脸上仍露出笑容。 过了一会,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从里面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的正是方才进去报信的那个青衫弟子。 那人走到门口,看到乐异扬与匡未僵两人,立即上前亲切地说道:“乐大哥,匡大哥,你们果然信守承诺,赶在武林大会前来到苍穹山庄。

”匡未僵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乐异扬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王兄弟,若不是在晋国与瀛州交界的山林里耽搁了一晚,我们提前几个时辰就见面了。 ”王重好奇瀚问道:“哦,不知是什么事情让你们延误了时辰。

”乐异扬道:“一言难尽,我们边走边谈。

”王重瀚这才想起几人已经在山庄门口等待多时,难为情地说了几句客气的话,便吩咐那些青衫弟子关好大门,留下他们看守,自己则领着乐异扬等人朝山庄内走去。

章应闲与向天抒走在后面,一路听匡未僵讲着昨晚在山林里发生的事情。

章应闲这才知道杀害丐帮弟子的人不是拓跋济予,而是一个名叫通天邪主的人。

至于通天邪主为什么一口咬定乐异扬与匡未僵偷听了他的秘密,章应闲一时半会还想不通。

不过,他隐隐约约感到,通天邪主等人在树林中秘密商议的计划,会与在苍穹山庄召开的武林大会有密切的关系。

想到这里,他的身体沸腾下来,冷冷地笑了一声:“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王重瀚听了乐异扬所言,心中愤懑不已,朗声说道:“乐大哥,这个通天邪主是个不择不扣地江湖败类。 他身为汉人,竟然去投靠契丹鞑子,还恬不知耻想做契丹的国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