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任志强:雷人语录背后的生存规则 也是生存智慧

时间:2019-07-11 21:09   编辑:本站

任志强:雷人语录背后的生存规则 也是生存智慧

  是地产商人,也是网络红人。 他在某网微博的粉丝人数超过75万,排在很多娱乐明星之前。   对他持有批评意见的人喻之说话像“放炮”,常有惊人之语,诸如“我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房地产开发商只替富人盖房”;“房地产就应该有暴利”;“80后活该买不起房”;等等。

这些的“任”并非全无来由,但大部分听来刺耳。   他的办公桌上摆放有一大堆文件,他称这些都是在“为穷人说话”。 曾经表示,早在1998年就向政策主管部门进言,要建设保障房体系。

另一方面,作为商品房开发的管理者,他把股东看成自己服务的对象,要追求利润最大化,而非牺牲商业利益来“救济劳苦大众”。

  在这些言论背后,是任志强对自身角色的不同演绎。

商人是他的本色。

直言不讳甚至桀骜不驯的个性,有他角色的支撑,也有他对于时势的领悟。   在商言商  在北京西直门附近华远公司的办公室里,59岁的任志强身穿纯白衬衣和浅黄色休闲裤,裤袋处有明显洗旧的痕迹。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任志强的抛头露面与发博本身,并没有超出一个房地产圈内人的活动范围。

从某种意义上说,房地产行业在中国受到万众瞩目,提升了任志强的关注度和知名度。

  任志强执掌的华远地产,从企业发展业绩看,似乎并不能像他的名声那么显赫。

2009年,华远地产借壳上市,当年实现营收亿元,不到万科的3%,在国内各类房地产开发商排名榜单中,均位于30名之外。

  这可以理解为任志强的个人名声并没有为企业带来什么实在的效益。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说:“我曾在多次会议上见到和听到任志强在台上讲话时,下面就有人说,以后再也别请这小子来了。

”实际情况是,任志强还是愈加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场合,邀请他去“放炮”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的人认为,任志强“不说不快”是性格使然。

与任志强对话可以感觉到,对于经济政策和数据的熟悉和思索,对于自身“体制内、计划外”的定位描述,以及与利益相关方关系的拿捏和把握,是他敢于说话的资本。   出走华润  任志强的父母都是军人。

1969年,18岁的任志强离开插队的陕北,进入38军服役,担任过特务连的工兵班长。

他在一份自传中描述起这段经历:“一群从未谋面的父辈利用他们在军队继续执掌的权力,将我们这些流落于全国山区的娃娃们,集合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熔炉中。 ”  1981年正是中国改革开放起步不久,任志强亦逢而立之年。

他决意弃军从商,卖起了早点,每天凌晨4点钟炸油饼,夜里11点关门算账。 干了半辈子革命的父亲对此始终不以为然,觉得工资不管高低,也得干国有企业,为革命作贡献。   33岁时,任志强出任北京市华远经济建设开发总公司(华润下属公司)建设部经理,由此一直在房地产业发展至今。 由于华远公司的政府背景,任志强可以比较轻松地承接市政工程中的房屋拆迁项目。 这是当时许多开发商可望不可及的肥差,因为拆迁房不愁销路,而且成本低廉。

  1998年,国务院23号文出台,像任志强一样靠“倒地”和建拆迁房为生的开发商断了财路。

此后北京市又出台了“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的政策,任志强也开始尝到账面亏损的滋味。   2001年,任志强率领旧部离开华润集团,将其所持有的华远地产18%的股份以现金作价,全部转让给华润集团,并收回了华远地产的品牌。

此番分手后,任志强开始二次创业,他的作风也更加张扬。

新成立的华远新时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年后更名为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仍由华远集团控制,并挂靠在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名下。

2008年,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借壳上市。

他的老友闫阳生评论说,那是任志强最失落的一年。 脱离了华润旗舰位置的“新华远”虽被媒体追捧,但并不被业界看好。   任志强也是在此前后养成了网上发表博客的习惯。

国家几次发出房地产调控政策后,他都发表长篇“万言书”,而且出言尖刻。 “那些骂我的人,房价再降他们也买不起”,“房子便宜,我买房子像买白菜一样”,互联网巨大的传播效应,很快将任志强推向了风口浪尖。   任志强的博客文章都是先付诸纸笔,再由秘书录入上网。   生意之道  自2001年自立门户,特别是2004年国家推行土地“招拍挂”以后,任志强的看家本领——“趟地”受到了制约。

在新的舞台上如何发掘企业的商业价值,达到一个商人的成功,成为任志强和华远不得不面临的全新课题。

  从海润国际公寓到昆仑公寓和九都会项目,华远地产选择了精品住宅路线,但是在北京拿地愈发困难,任志强也开始在国内一些二线城市和商业地产领域寻求机会,以在建、拟建的西安君城项目和长沙金外滩为代表的住宅、商业配套项目,将成为华远未来的利润增长点。

  在最近五年高速发展的中国房地产市场,资本运作和土地储备,成为企业谋求成功的两个制高点。

华远地产与华润分手之后的二次创业中,任志强自称“没有从政府手中获得过一寸划拨或直接立项的土地”,除了一块土地是用挂牌方式获得,其他采用的都是合作或收购方式。 “万科想做全国最大的地产开发商,我追求的是股东回报最大化。

”谈及事业和目标,任志强始终表情严肃。

  在资本市场的压力下,为了保证年年盈利,任志强不得不通过卖地或股权投资的方法补平账面。 他找到了一个生意伙伴——潘石屹,两人因利益上的契合和彼此充分信任,也发展成了生活上的好朋友。

“我们有一个合同,是在当时抽完的烟盒纸上写的。

还有一个40多亿元交易额的项目,是拿昆仑饭店午茶的菜单子写的,签上字。

剩下就是律师的事,就那么三条五条,其他的规则都很清楚,交易很简单。

”任志强对记者说。

  潘石屹手中的万通、SOHO尚都、北京公馆、建外SOHO等多个项目的土地,均由任志强负责“趟好地”,再出高价买来。 生意上的步调一致,逐渐演变成公众面前的“双簧”——任潘斗嘴,甚至成了房地产行业论坛上经常上演的好戏。

  戏中两位主角的风格却完全不同,在公众眼中,一个谨慎油滑,一个张扬好斗。 潘石屹的社会知名度同样很高,但没有任志强那么惹人争议,这也与SOHO中国的企业形象和产品定位上相得益彰。

相较之下,任志强的“放炮”,更多时候则是个人智慧的迸发和性格气质的展示。

(责任编辑:news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