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殡葬行业中最为另类的职业纪实:收官人手记(第3页)

时间:2019-06-16 17:32   编辑:本站

殡葬行业中最为另类的职业纪实:收官人手记(第3页)

  那枚戒指是黄铜所铸,戒身纤细,上头雕刻着繁复古拙的花纹,样式其实不好看,跟平常所见的那些个戒指首饰大相径庭。   青子放在手中端详了片刻,若有所思,说:“好像以前见到过。

”  我有些诧异,这女人在棺中躺了这么久,如果她真见过,那应该是在百年前了,忙问:“这戒指有什么特别的?”  其实我一直对我三叔的来历并不了解,只知道他是在十年前带着两岁的我来到了我们村。 至于之前的事,我一无所知,问他,他也总是含糊其辞,蒙混过关。

  尤其是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让我觉得我三叔可能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如果这女人能看出这枚戒指的来历,说不定有助于我更多地了解我三叔。   我想知道他来自哪里,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亲人。

  青子说:“不太记得了,不过这种戒指应该不止一个。 ”  我听得大为意外,我本以为这戒指是我三叔祖传之物,所以才宝贝地贴身藏起。 但看这戒指,又不像是大街上能买到的大通货。   青子把戒指递还给我,说:“可能是某种身份标识罢。 ”接着就不再理会我。   我自己拿着戒指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却也看不出什么花花来。

我大哭了这一场,心中的郁结散去,倒是轻松了不少。 偶尔想起三叔,又是一阵心酸,但想想自己现在深陷绝境,顶多再捱个几天,迟早要去阴间相会,也就释然了。

  我像团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看着头顶那方寸口子天光变幻,只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抽筋得疼。

  也不知躺了多久,青子从大石上下来,从我身边经过,说:“躺够了没,走罢。

”  我懒洋洋地爬起来,说:“去哪啊?”眼见她走进墓室,只得跟了上去。   青子站在室中,扫了一圈墓室,指了指她原先躺的那口棺材,说:“去那边石璧看看,有有没有块凸起的石头。

”  我不知她要做什么,只得走过去。

这棺中堆了一棺材的人头,臭气熏人。 我蹲下来往棺材隔壁的石壁摸了摸,果然摸到一块凸起来的石头,就冲她点点头。   “顺着转一圈。

”青子说道。

  我手腕用力一转,果然能转动,于是照她说的顺时针转了一圈,顿时就听到喀拉拉一声巨响,墓室剧震,碎石落下如雨。 我吓了一跳,一个站立不稳,就摔倒在地。 地动山摇之中,目瞪口呆地看到岩壁上裂开了一条大缝。

  “走罢。

”青子率先走了进去。 那墓室摇晃得厉害,室顶开始崩塌,我差点被一块巨石给砸到,急忙追了进去,看到墓室中躺了满地的青龙镇煞钉,就顺手捡了一根带出去。   那裂缝起初很是狭窄,大约能刚好容下一人行走,越往里走却是越宽。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