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有点东西 都市极品仙尊

时间:2019-07-07 21:20   编辑:本站

有点东西 都市极品仙尊

叶媚拿着一根吃干净的空签,说道:“我只是一个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的傻瓜而已。

”秦牧没说话,只是静静吃肉。

叶媚忽然道:“秦牧,你可否为我去杀人?”“杀谁?”“薛东岳。

”叶媚一字一顿道:“我想以自己的身份,参加这次地下擂台战。

”秦牧沉默了片刻,说道:“你知道即便你不说这些,为了朋友,我也要见见这个薛东岳,如果他不付出令我满意的代价,哪怕他有再多武者护身,哪怕他势力遍及整个汉南,也不过为我一指所杀。 你为什么向我提出要求让我为你杀人,你不怕触怒我吗?”秦牧语气中自信非常。 薛东岳和方龙城他爹方老爷子不同,薛东岳虽势力不输于方老爷子,甚至在许多方面还超而胜之。 但他没有国家的力量做支撑,只不过一介白身。 杀了就杀了,国家不会在意。 叶媚神色微微黯然:“是我说错话了。 ”秦牧道:“我会去看看,不过不会替你出战,你若一定要参加,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

”秦牧准备推荐沐风,灵药拍卖会回来的路上,沐风就表示以后想跟着秦牧混,秦牧也觉得应该培植一下自己的班底,便答应了。 “嗯。 ”叶媚点了点头,忽然又开心了起来,咬了一口羊肉,虽然没笑,眼角却溢满了欢愉,叶媚说道:“其实羊肉串蛮好吃的,家里大厨做的也不错,但吃起来总不是那个味,我蛮喜欢在这吃烤串的。

”秦牧给叶媚的水杯续上水:“羊肉串比较辣咸,多喝点水,不然回去嗓子不好受。 ”叶媚闻言忙喝了一口,又喷了出来:“好烫。 ”秦牧莞尔一笑。 这一顿饭叶媚吃的很慢,两人说说谈谈,秦牧发现叶媚冰雪聪明,懂得很多,上一世秦牧算是以力证道,靠武力打破一切阴谋诡计,但也有许多时候被人算计,不免留下遗憾。

叶媚对世事的论述精辟入里,秦牧每每听闻,都觉得石头里榨出油一样,不尽感慨,见叶媚和自己差不多一样大,心思却精明到这份上,心知这世上只有沉甸甸的责任和磨难才能把人锻成这样。 赵然只比她小一点,却生活无忧无虑像个小公主。

不觉夜幕降临。

夜市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喝酒的撸串的,聊天的吹牛的,虽热闹但也显得喧杂。

秦牧见叶媚已经吃饱,便结了账。 叶媚要步行去停车场,和秦牧挥手告别,秦牧目送叶媚的背影,忽然觉得有点萧索,形只影单。 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走到小区门口,才一拍脑门想起来。

“忘了送她了。 ”秦牧心里略有歉意,离别时送女士到停车场这是基本的礼节,却被自己忽略了。

下次见面说声抱歉吧。

秦牧正要回出租屋,忽然扭头,视线处两名戴着墨镜的西装大汉正从一辆黑色奥迪轿车那里走来。

两名西装大汉走到秦牧跟前,道:“我家二爷叫你过去谈话。

”秦牧瞥了这两名西装大汉一眼,对这两人理也不理,径直向那辆轿车走去。

车门打开,豪华的车厢内坐着一名六七十岁的老者。

这老者穿着舒适华贵的绸衣,微昂着头,打量了秦牧半天,不太相信道:“就是你杀得方龙城?”秦牧没回答,问道:“叶二爷叶定远?你找我有什么事?”“果然跟叶定相说的一样,你很狂妄啊。

”老者叶定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父亲叶老爷子是怎么想的,不过,你在我眼里还不够格,你是不是以为方龙城很强,你能当众杀了他,这满江州市的人都要俯首于你?”“荒谬!”叶定远森然道:“方龙城那种角色充其量只能在云关区做大,我江州市有五个区四个县,像方龙城这样的小人物少说也有十个,若不是我父亲叶老爷子需要灵药。 ”“像这样的角色,我叶家说灭就灭了。

”“我家老爷子糊涂了,我那小侄女叶媚也年轻,才会着意拉拢你,但是,你要拎得清自己身份,你只不过有点武功医术,不要恃宠而骄!”秦牧道:“你找我来就是说这些?”叶定远冷哼了一声,道:“听说你要帮我那小侄女叶媚参加汉南地下擂台战?”“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秦牧道。 “无知!我那小侄女是我三弟的女儿,我三弟不务正业,当个中学教书匠,混迹于庸碌之人身边,他的女儿能有什么名堂?真正的大人物在你面前,你却不认得,还如此狂妄,真是有眼无珠。

”秦牧凝视叶定远片刻,问道:“怎样算真正的大人物?”叶定远断然道:“真正的大人物,不需要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只要能够驾驭群雄即可!”“如以前的我家老爷子,强到武者,也不过为我家老爷子俯首。 ”“如汉南薛东岳,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但手下精英无数,一声令下,汉南地下世界无人敢于不从。

”“还有,如我!”“以往不过是我父亲叶老爷子压着我,不让我借用势力一统江州市,自他放权于我之后,不止这个江州市,连汉南省都会是我的天下!”“你竟然选择帮那个只打理打理家里中药材生意,在地下世界一点势力都没有的叶媚,真是可笑,真正的雄主在你面前,你却视而不见,你现在向我俯首,日后我执汉南地下世界牛耳,我可算你从龙之功!”秦牧平静的说道:“你错了。

叶定远道:“哦?”秦牧说道:“真正的大人物,吐气成日月,手可摘星辰,朝游北海暮苍梧,一剑斩却天下事,远超你的想象。 ”“你所说的那种人,不过为我一指所破。 ”“而你……”秦牧摇了摇头。

“连那种所谓的大人物都没资格当。

”叶定远大怒道:“你要是真的厉害,何须让方龙城死,如果没有我走通关系替你压下方家的案子,你以为你今天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