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儿童诗歌

《绿皮书》:是没有真正被歧视过的人写出来的?

时间:2019-06-09 15:32   编辑:本站

《绿皮书》:是没有真正被歧视过的人写出来的?

“权威影评人”(Metacritic)网站,专业人士只给出了69分的平均分,和很多完成度尚可但是“看完脑后抛”的流水线商业片,如《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或者《速度与激情7》不相上下,比75分的《美国队长3》还落后一截。 《洛杉矶时报》在颁奖后第一时间刊出评论,直接称其为《撞车》后最差的奥斯卡最佳影片。 没有提名最佳导演,最终只有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原创剧本两个奖项“拱卫”在侧,多少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政治正确”的又一场胜利。

在笔者看来,这完全是局外人想当然的“望文生义”,《绿皮书》摘金是“奥斯卡八股”的胜利,在价值观上它又“老”(陈词滥调)又“白”(白人中心),倒是和学院奖的主力投票人群高度契合。 美国式“政治正确”的悲哀可能正在于此:它总是在明处声嘶力竭地高喊,是因为暗地里于无声处它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 ·雨果·格林及其妻子撰写,在上世纪30年代~60年代多次再版修订,专门为自驾的黑人提供出行指南,介绍美国公路沿途,尤其是梅森-迪克森线(南北战争期间北方自由州与南方蓄奴州之间的地理界线)以南接纳黑人顾客的旅馆、餐馆和汽车修理店。

“免于陷入困境尴尬并使他的旅行更加愉快”,而这正是《绿皮书》的主人公托尼在电影中要做的事。 “远离家庭和黑人社区,为自己黑人的身份感到无所适从”的唐·谢尔利完全不符合事实,真实的唐和他的3个兄弟多有往来,和马丁·路德·金一起参与过游行,与妮娜·西蒙等黑人音乐家是好友;反而托尼只为唐工作了很短一段时间,双方仅仅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私下从来不是朋友。 片尾几组真人照片里连一张两人的合影都没有,这让《绿皮书》更像是父亲给儿子讲的一个加了不少吹嘘成分的故事了。 “王座”上好像瓦坎达国王的知名钢琴家与需要典当手表、靠打赌赢点小钱来交房租的底层混混,拥有3个博士学位、言辞考究、事事严于律己的饱学之士与错字连篇、行事粗放的大老粗,黑人雇主与有种族主义倾向的白人司机,如此反差极大的两个角色,“锁定”在小轿车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长达两个月,一叶孤舟一般,一路向着种族歧视越来越重的南方行进。 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这套从现实中借来的设定已搭好了戏台子,关于种族与阶级,关于平等与自由。 可惜的是,对人物的描摹和对故事的打磨浮于表面,没有更多地触及《绿皮书》的题中应有之义。

stereotype)堆砌。

“宫殿”出现在托尼家圣诞派对的门口时,《绿皮书》可以说是动人的。 他们感受到的,是两位演员火花四溅的细腻表演传递出的人物关系的微妙变化,从疏离到走近,从互怼到相惜。

这种变化与其说是有关种族歧视,不如说是有关主人公——大部分有关唐博士,少量有关托尼的成长。 ——有些过于顺畅了,以致熟悉好莱坞套路的观众又可以玩猜台词的游戏了,而没有在社会历史的层面上创造更宏大、更深邃的审美体验,问题不只出在给主人公设计的外在威胁是过时的刻板印象大杂烩,更大的问题是用和稀泥的方式去化解这些威胁,但求圆熟讨喜,不顾前后矛盾。

“所以才给人开车”“是半个黑鬼”,结果他一拳头打过去,两个人一起进了局子。

唐严厉地指责托尼“闹脾气”,教育他“靠暴力永远都赢不了”“保持尊严才会取胜”“今晚因为你我们输了”。 ·肯尼迪打电话,把他和托尼捞了出来,在路上他还在不停抱怨。

在他看来,肯尼迪兄弟“正在试图改变这个国家”,而他让部长处于尴尬的境地——接到边远沼泽地的监狱里打来的电话,为人解决袭警指控,他认为自己打这通电话是“垃圾才干的事”。

·路德·金倡导非暴力抵抗,比如学生们的“入座运动”:到拒绝为黑人提供服务的场所,以有尊严的方式请求服务,遭到拒绝后并不离开而是沉默坐下。 而马尔科姆·X早年崇尚用冲突和暴力解决问题,“如果你没有准备好付出代价,就别把自由放进你的字典里”。 X战警系列里X教授和万磁王的原型,分别代表受歧视的少数族裔奋起反抗的两条路线。

然而,现实世界没有超级英雄,两人在60年代先后被刺身亡,民权运动斗争的激烈和残酷可见一斑。 “白”,超越肤色、跨越阶级的模范黑人展示出来。